首页>工作动态>正文

 
亚洲第一神盘花果园,大型社区治理的探路者
  发布日期:2019/5/8 10:56:13 点击次数: 作者: 来源:黔线

  五一长假结束刚一结束,5月6日新京报一篇报道《贵阳涉黄网红楼:清洁工每天捡百张卡片,出租车司机拉客收提成》,瞬间将“亚洲第一神盘”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推向舆论风口浪尖,矛头直指花果园网红楼涉黄屡禁不止的问题。


  从文章内容可以看出,新京报记者是牺牲了自己五一假期,连续蹲点花果园,经过艰辛的明查暗访得出的报道。个人认为,新京报的报道,无论对存在的问题、对存在问题的原因以及问题治理难度的分析,还是相对客观的。

  作为一名网民和贵阳市民,对新京报的这篇报道,我是持欢迎态度的。如果能推动花果园的综合治理,革除一些乱象,也是全体花果园居民的的福音。但站在南明区政府部门的角度,这是揭短亮丑,文章引发的舆情会让他们很被动。作为一名混迹网络、擅长关注分析政务舆情的网络自媒体,黔线一直在猜想南明区会如何处置这一舆情以及舆情背后的乱象。

  但最终的结果显然让我大吃了一惊。


  就在文章发出后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7日的凌晨零点19分,新京报的后续报道就出来了,这篇名叫《贵阳涉黄网红楼调查追踪:近200名警力夜查娱乐场所》文章写道:“5月6日晚间21:30,贵阳市组织近200名警力对报道中提及的涉黄场所及其周边足疗店、酒店、酒吧等公共娱乐场所进行检查。贵阳市花果园派出所所长班磊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近段时间他们会加大对花果园中央商务区及其周边一些娱乐场所检查的整治力度,并使这种检查变成日常检查,昨晚的检查范围包括但不局限于新京报报道中提及的涉黄酒店,检查范围包括酒店入住登记、消防设施、营业资质、招嫖卡片等。新京报记者从南明区委宣传部获悉,在此次夜查行动中,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城管等执法部门也参与其中。”

  从新京报的报道中可以分析出,在其第一篇文章发出后,南明区及花果园相关部门是与新京报记者保持密切联系的,甚至不排除新京报记者也参与了这次检查行动,否则记者不可能如此之快的拿到素材并快速赶出稿件在行动结束后就能刊发。

  这里必须要说句公道话,绝对不是为谁洗地,真的要为南明区的担当和解决问题的态度、速度点个赞。长期关注舆情的黔线,见多了一些政府部门在面对舆情时的捂、躲、推、拖,按一般常理,这种舆情发生后,常见的处置手段就是协调删帖,或者期待舆情自然冷却。但南明区这次却以超常规的担当和雷霆的手段,在当天晚上就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媒体的质疑和批评,甚至还主动邀请媒体记者参与其中。在此,黔线要说:这才是解决问题应有的态度和正确的做法。

  其实,新京报这次搞舆论监督是手下留情了。花果园的问题,又岂止是涉黄?这点勿需质疑,关于花果园存在的问题,当地领导比谁都看得清楚,他们也一直没有回避。早在2017年,南明区在对花果园进行综合治理的时候,就一针见血的地提出了花园存在的“四难四差”问题,即:买菜难、看病难、上学难、出行难和安全差、环境差、设施差、服务差。之后区委区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也一直在推动解决这些问题。

  那么,花果园作为一个新建立起来的小区,为何一开始就戴上了“四难四差”的帽子?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下面,黔线详细地讲述一下花果园的前世今生。

  1.那个“N难N差”的花果园

  先说一个真事,十年前,有人在彭家湾(即现在的花果园部分辖区)垃圾堆里发现一名弃婴,后来查下来,一个精神异常的姑娘每个月5块钱租住在煤棚里,不知怎么怀孕了!当时住在这里的人之多、之混乱,根本说不清孩子怎么来的。生下来又害怕,她干脆扔在了垃圾堆。

  那时在贵阳有一个说法,如果没有去过彭家湾,你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垃圾堆长什么样!曾经的彭家湾,堪称全国最大的垃圾回收站聚集地。一栋三层楼,老板能够隔出100个房间出租,连漏雨的煤棚都能租出去。全贵阳的拾荒者几乎都住在那里,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垃圾回收站。流动人口的管理已经成了派出所的要命事。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下一篇: 没有了

 
 

 

Copyright © 2012 www.bjszf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毕节市委政法委 版权所有

毕节市委政法委 主办 毕节市委政法委办公室 承办 黔ICP号12003336号

技术支持:新利商务(bj163.cn)欢迎您!您是第  位来访者!